当前位置:首页/精彩云南 / 文化遗产 /

上允镇上的民间“活化石” —— 澜沧县上允镇芒京、芒那傣族崩人民间手工造纸工艺


造纸术为中国的四大发明之一,历来被国人津津乐道,引以为豪。然后古人如何造纸?对于生活在互联网时代的我们来说实在太陌生,大致的了解也是来自于书本的简单介绍。而散落在少数民主中的民间手艺人,他们坚持特有的工匠精神一辈子守着自己的手艺吃饭,也让我们看到了遥远的造纸术的现实痕迹。在上允镇的民间手艺人传承着属于他们的技艺,用自己造的纸张敬畏自己的信仰。

芒京、芒那是澜沧拉祜族自治县上允镇芒角村委会所属的傣族崩人居住的独特村寨,位于澜沧拉祜族自治县上允镇西部六公里处,世居中大部分为傣族,是一个傣族聚居的山区。居住在那里的傣族自称“崩人”,与其他傣族的区别在于妇女们的头帕,头帕是妇女们自己织的土布做的,有着独特的黄色、红色和黑色相间的花纹。

据说“崩人”是从保山迁徙而来,其中一支定居在耿马县孟定,另一支来到澜沧县上允镇。“崩人”造纸始于何时,现尚无史料可查,但从有关资料中推断已具有悠久的历史。傣族崩人的祖辈们信仰佛教,在每次做祭祀时都要念经,而抄写经书需要用纸,在当时社会生产落后的情况下,纸又是奢侈品,一般老百姓用不起,渐渐地,勤劳、智慧的崩人祖先们发现,用构树皮可以造纸,且造出的纸坚韧洁白、柔润光滑、久存不陈、力撕不破、防腐防蛀等优点,写在上面的字永不褪色,故所抄的经文,能永久保存,代代相传。现在不但傣族用它来抄写傣文经书,周边的各民族及寺庙用来做经幡及其它纸扎祭品,广泛应用于民俗活动及日常生活中。

 傣族崩人手工造纸技艺是在传统造纸术基础上发展演变而成的一门工艺,是我国民间造纸术的“活化石”。造纸工艺完整保留了造纸术发明初期的“浸泡、蒸发、捣浆、浇纸、晒纸”,共有5步流程11道工序,包括采料、浸泡、拌灰、蒸煮、洗涤、捣浆、浇纸、晒纸、揭纸等。造出的纸他们称为“给”或“结”,其主要原料是构树(崩人称:埋撒)和小叶树(崩人称“埋海”)。构皮树是一种常年阔叶灌木,在澜沧普遍生长,也易栽易活,许多农户房前屋后都有种植。这种植物生长较快,一般一年左右便可砍用,它的枝杆可当柴烧,叶可用来喂猪,皮可用来造纸。

造纸需要收集原材料,每年七、八月间,人们到房前屋后或寨子附近用刀将构树树干砍倒或将大的树枝砍下来,细心地把树皮剥下,然后到小河边把从树干上剥下来的构皮经水洗去粘液,再用小刀把外面那层黑色的外皮全部刮掉,只留下里面白色的嫩皮,树皮剥好后,就在小河边进行第一次清洗,这时必须将黑色外皮处理干净,否则会影响纸的质量。清洗完后挑回家进行第二步工艺流程即纤维的分离,将清洗好的构皮上火塘灰、灶灰,使植物纤维原料分散成纤维状,火塘灰先用筛子将火塘灰过筛,去掉火炭及其他杂物,然后将泡软的构皮置于其中,让火灰均匀地附着在构皮上(火灰的质量与所烧木柴有关,木柴质地越好,火灰的碱性就越强),使构皮得到充分的碱化(火灰的碱性还与纸的质量有关,碱性越强纸就越白),然后将已经上灰的构皮置于已盛水的锅中,盖上麻布,用中火蒸煮。不管时间长短,只要构皮煮透了就行。

煮好后的构皮再次挑到河边仔细漂洗,一点一点重复搓,反复揉,把树皮上的渣子全部清洗干净。经漂洗后的树皮又白又亮,挑回家放在干净的石板上用木槌反复槌打,直到构皮的纤维能在水中自然散开为止。

制作传统纸张还需要建造一个小型水池,作为纸床,再用木板制作一个长77cm,宽55cm的木框,木框内钉上土布,制成纸坯,崩人称“和”。浇纸时先在水池里放上三分之二的清水,然后把纸坯轻轻放入水池,依次将适量的纸浆放入其中,双手不停地把它摊开,并来回轻轻拍打,待纸浆沉淀到土布上后,再缓缓抬起纸坯,此时如果纸浆用得太多或太少,摊得薄厚不匀,或是抬纸坯用力过猛、过快等等操作不当,做出来的纸就会薄厚不匀,甚至还会出现空洞,成为废品。把纸坯抬起后,放到太阳下晾晒,等到半干的时候就用光滑的碗轻轻把它擀平,等到纸的颜色完全变成白色的时候,将纸从纸坯中取下。纸就算做好了。

芒京、芒那傣族崩人的手工造纸,在20世纪60-70年代随处可见,寨子里70%的妇女都会制作,他们制作的纸曾流传至缅甸国和西盟县、临沧、景洪等地。

现在随着大量的机械纸张涌入市场,冲击了传统的手工造纸,由于传统的手工造纸成本高、出售难、价格低、时间花费长,许多从事造纸的农户,不得不转向发展其他产业,现在寨子里基本没有了造纸的农户, 芒京、芒那傣族崩人的传统手工造纸工艺已处于濒危状况,为保护傣族崩人这一文化瑰宝,让后人能完整地、原汁原味地领略到这一古老手工造纸的流程,2005年在第一次云南省民族民间传统文化普查中,已经将其申报为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